贵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 6

时间:2019-10-29 15:43:57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 6

"哥哥,人家不要回去………"拉克丝嘟嘴。
好萌!我决定了,帮你!

但是开房的时候,又遇到问题了。
三间房,没钱。两间房,她和丽桑卓……会死人……我和丽桑卓……拉克丝不安全。
难道……
我要和拉克丝一起睡?

好吧……
她只是一个小孩子……
没有关系……

丽桑卓又在一边骂了,各种嘲讽……
闹毛啊,我又不强上小萝莉!
我牵着一脸迷茫的拉克丝来到房间。
"今天晚上哥哥睡地板,你睡床上啊。"我看着十分乖巧的拉克丝,她点了点头。

"擦……"


这个旅店,只给了一条被子。
看来,我只能和拉克丝睡一起了……

“伊泽哥哥要和我一起睡吗?”拉克丝抱着那只仅有的被子。
“差不多……”我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太好啦!我以为我一个人睡呢!”拉克丝笑了出来。
“额,你这么久了都不自己一个人睡?”我疑惑的看着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怕啊!我和我哥哥一起睡的!”


“噗!”

我有点无法直视拉克丝了。
好吧是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伊泽哥哥怎么了?”拉克丝咬唇,用她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我。
“没事……”我再次看向她的时候,鼻血直直的喷了出来。
“你你你你你你……”
“哎?”


拉克丝现在身上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内衣,隐约可以看见那青涩的身体。
“你没睡衣?”我赶紧把被子搭在她的身上。
“出来没带嘛……将就一下~”
将就?
我将就你还是你将就我?

只是一个孩子嘛………
只是一个孩子………


我万般纠结的脱掉外套,坐到床上。
拉克丝已经躺下了,等着关灯。

"哎,我可是一个绅士啊……"我脱下裤子,把眼镜放在床头,然后睡在了拉克丝的身边。
"快关灯啊!"
啪!
一切都黑暗了。


隐约能感受到拉克丝身体的温度。
温软贴在手臂上酥麻的感觉。
和酒吧的姐姐完全不同。

貌似拉克丝是抱着我睡的………
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阿狸曾经也是这样,抱着我的手。
现在却成了这样……

"伊泽哥哥,怎么哭了?"


"我只是在排除身体盐分。"
"伊泽哥哥把头转过来好吗?"
我抬手抹掉眼泪,翻了个身。
没想到,她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这是… …"我有些迟钝,我没有理解拉克丝为什么会这样做。
"晚安吻,让你做个好梦啊!"拉克丝笑道。
"谢谢。"


我一直认为阿狸的死,是我的错,我责怪自己好久。艾希,瑟庄妮的安慰,从来没有让我如此感慨过,只有她,让我今天有一个出口释怀。

我搂住了拉克丝,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晚安。"

丽桑卓手上拿着一名镜子。
镜子里面,竟然有两张脸。
一张是丽桑卓本身的脸,一张,是阿狸满脸是血的脸。


"找我干什么?找你家男人去啊。"丽桑卓看着那面镜子。
"哼,你要是敢杀他,我饶不了你。"阿狸的声音有些怨毒。
"那个阅人无数的家伙,你还真的喜欢他?不要浪费你的灵魂,小狐狸。"丽桑卓冷笑道。

"你的灵魂未必比我强大,我会杀你。"
"试试看。"丽桑卓摆手,脸上是不屑的笑容。

"……"阿狸的手向镜子抓来。
咔!咔!咔!


镜子沿着镜像中的指印,开始碎裂。
镜像中的丽桑卓的影像,也开始碎裂。
"有两把刷子。"丽桑卓冷哼一声。
"哦?"
一只血迹班班的手,破镜而出。


"我可不止两把刷子。"

"死人该有死人的样子。"丽桑卓把手上的镜子丢了出去,她缓缓的站起来,好像是在嘲讽一般。
"我的威严,岂能是你能挑战的?"丽桑卓的眼睛,开始绽放妖异的光芒。
"跪下!"
丽桑卓掷出冰矛,碰到了那只手的时候,炸裂开来,从而更多的冰渣子,封冻了它。

"……"阿狸吃痛,手缩了回去。
"他还有利用价值,我不会杀他的。"丽桑卓端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水,"我在全盛时期,根本不需要极冰之力对付你。"


"啧。"阿狸没有说话,因为她感觉到灵魂的流失了。

"安心睡,我来驾驭这具身体。"丽桑卓捡起镜子,然后丢进垃圾桶。
"我不喜欢蓝色,换。"
"我喜欢。"丽桑卓拉开冰箱,躺了进去。

喜闻乐见第二天。


"起床了!"
谁喊我啊……
"别闹……"
我翻身继续睡。
"起不起?"
好熟悉的声音……好像是………
"冰霜之径!"
"好冷啊啊啊!"我跳起来,困意瞬间没了。


"臭小子,你还真是禽兽不如啊!"丽桑卓拎着我的耳朵,"又糟蹋了一个纯洁的少女?"
"嗷嗷疼疼疼………大妈……不不……姐姐,我没啊,只是睡一块没怎么啊?"
"你以为你是柳下惠啊?"丽桑卓白了我一眼,"把衣服穿上,带着姑娘吃饭去!"
"好吧……"我揉了揉生疼的耳朵,下床找拖鞋去。

"伊泽哥哥,看着都疼呜……"拉克丝同情的看着我。
"恩………"我欲哭无泪。
这个真实的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过早娶媳妇………

看来贵族出身的拉克丝小姐不对称这些粗粮排斥。
倒是丽桑卓,一直吃冰块。


真担心她把阿狸的身体毁掉。

"嘭!"
旅店大门被砸开。
"在德玛西亚这种事情还是百年难得一见啊。"我抓起一个包子,送进拉克丝嘴里,眼睛时不时的向那个地方瞟。
&quo哈尔滨癫痫怎么治t;?"拉克丝嘴巴被塞住,但是还是想急切的说什么。


"老板冰块。"鸦雀无声的大厅里,丽桑卓这么平静的来了一句。

"呜呜呜……"拉克丝快哭了。
"噎着了?"我递给她牛奶。
"快走啊那是我哥哥!"拉克丝咽下了食物,迫不及待的说到。
"你……没开玩笑吧……"我机械的转过头,看见了男人阴沉的脸,"貌似,好像,几乎,来不及了……"
"活该。"丽桑卓嘟囔着,继续吃着新鲜的冰块。

后来……
好像不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好像在医院打点滴。
丽桑卓还在吃冰块。


她说:
不作死就不会死。

反正丽桑卓说的就是一个嘴里喊着德玛西亚的男人从后面一巴掌呼啦一下,然后我就中了内伤一倒不起,关键是那货还提着剑说要杀了那个睡他妹妹的家伙,什么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
"老实说,你对拉克丝做了什么。"丽桑卓嚼着嘎嘣脆的冰块,一脸同情的看着我。
"我只是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而已啊!"
"好吧,看来你只是和那个家伙睡一晚上而已,没关系的。"丽桑卓坏笑,"他的胸膛会很温暖的~"

"感谢我,还好我把他拦住了,不然你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咯~"丽桑卓依依不舍的吃下最后一个冰块。


"我带你去吃冰块,行了吧?"我扶额。
"最好不过。"丽桑卓随手把杯子扔在了我的脸上。
这家伙怎么附体阿狸之后性格就崩坏了呢………

丽桑卓形象参考:暗影妖狐 阿狸
阿狸第一次出场形象参考:高丽风情 阿狸
阿狸平时形象参考:原画
伊泽瑞尔平时形象参考:原画
伊泽瑞尔第一次去弗雷尔卓德形象参考:冒险精神
蔚形象参考:女警官


好不容易可以从病床上起来了。
没想到克洛德家族的公子,力气这么大……
看了看医院的报告单……我靠,肋骨断裂。
“你确定他只呼啦了一下?”我欲哭无泪。
“额,好吧,其实他还踩了一下……你的脸……”
“我去啊!!!!”


“我的脸……”我四处找镜子,“丽桑卓,我的镜子呢?”
“不知道。”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垃圾桶。
“你……算了我去买一个,整理一下我带你出去吃饭。”我只好咽下这口气,穿上衣服。
“哼。”丽桑卓冷哼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

“伊泽哥哥!”拉克丝推开房门,手上捧着一束白花。
“你这是?”


“太好了!我以为我会在葬礼上见到你呢!”拉克丝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哈啊?”我嘴角抽了抽,太会损人了。
“我们克洛德家族诚邀伊泽瑞尔赴宴。”一个少年走了出来,眉宇之间英气勃发。
“你……不就是……”不就是拉克丝她哥哥吗?!完了完了……
“赴宴怎么不去。盛情难却嘛。”丽桑卓笑道。

你是站在我这边的还是他那边的?非要我死是不是!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她。


怎么?不服?
丽桑卓嘲讽般的笑道。

“太好了,那最好不过了!”拉克丝抱住了我。
少年面色一沉。
我菊花一紧……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哥哥,盖伦克洛德。哥哥,这个是伊泽瑞尔。"拉克丝显然还没看出来,自己的哥哥现在对我的看法是多么糟糕。
"你好……盖伦……"我颤巍巍的伸出了右手,后来,转念一想,收了回来,换成了左手。
"你好,伊泽。"盖伦阴沉着脸,握了上来。


咔嘣!
"哎呀,目测骨头碎了。丽桑卓装作一脸惋惜。

再疼也只能忍了。
看来盖伦这招适得其反,拉克丝不但不如他所想反而很关切的看着我的左手。
"哥哥干什么呢!"拉克丝责备道,怜惜的抚摸着我的手。
"用力过重了。"盖伦抱歉的看着拉克丝,但是眼中那杀机掩饰不了。
"没没没没没事……"我赶紧把手抽回来,还好有先见之明,不然我的右手就完了。

谁知道这变态妹控还要做出什么! 


我默默骂道。

我打着石膏来到了克洛德家族。
克洛德家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富丽堂皇,倒是有点低调的奢华。
克洛德将军邀请我入席,经过一番交谈之后,他知道了我就是那个探险家伊泽瑞尔,他对我的事迹表示赞叹。


我谦虚的笑了笑。换作以前,别人夸赞我,我一定会非常骄傲的说起我从前的过往。但是正因我的年少轻狂,导致阿狸的死亡,我已经不想提起那件让我深深内疚的事情,所以我只是随声附一般的干笑几声。

拉克丝好像看出我有心事,但是归于家族传统,她就只能先默默的吃着牛排。
倒是我身边的丽桑卓,用得装模作样的刀叉去切割冰块,还切开了……然后用叉子送入嘴里,一脸享受……

盖伦好像发现了拉克丝对我关切的目光,继而愤怒的看着我。
这又让我想起了上次在克卡奥家窘迫的情景。
一阵恶寒……


用餐结束之后,克洛德将军邀请我去德玛西亚的竞技场。
我不好拒绝,况且丽桑卓很想见识一下人类的东西。

买好票后,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的右边坐着拉克丝,拉克丝的右边坐着丽桑卓,丽桑卓的右边则是盖伦。
而我的左边则坐着一个优雅的女人。


拉克丝兴奋的看着台上,不止拉克丝,德玛西亚的观众都是如此。
"拉克丝,这有什么好兴奋的?"我有些不解。
"菲奥娜姐姐今天第一次上台表演,好期待!"

"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问,观众的欢呼声就差点震破了我的耳朵。


"今天,我们将收获一场史无前例,最为精彩的剑术表演!有请我们的剑术世家劳伦特家族的大小姐--菲奥娜·劳伦特"

随着灯光的转向,一个黑色短发,披着长袍穿着紧身皮衣的女子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
由于太远,看不清她的容貌,非常突出的就是她手上的那支花剑。

她的对手就没有详细介绍了,因为在大家眼里,这只是一场表演,胜利者无非就是菲奥娜。
"开始。"
菲奥娜挽了个剑花,做出嘲讽的姿态。


对手显然没有直接冲上去,他在估量菲奥娜的实力。
"哼。"菲奥娜将剑尖指向对手的鼻子,嘴角上扬,"不上,我就先手了哦。"

破空刺!
菲奥娜突刺对手,花剑直抵心脏。
对手赶紧格挡,菲奥娜的花剑被挑向一边。她顺势一个劈砍,对手只好狼狈的弓身躲过。
"哼!"菲奥娜的突刺好像鼓点,越发激进,越发快速,对手好像意识到了菲奥娜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与其躲闪,不如硬拼。


菲奥娜自知力量相比对方略胜一筹,摆好花剑做好招架姿势。
劳伦特心眼刀!
对手感到手臂一麻,好像被反伤了一般。
菲奥娜抓住这个空当,再次劈砍上去。
对手估计是抱着打不过就不打的心态,直接跑掉。
"想跑?"菲奥娜冷笑一声,花剑轻挑。
破空刺,二段!


"太慢了!"菲奥娜骄傲的笑道,其中有一点鄙视的意味,"结束吧!这场舞曲!"
利刃华尔兹!
菲奥娜就像在跳一支舞蹈一般,突刺对手。身上华丽的袍子模糊了她英气的背影。
舞曲,终。
菲奥娜向台下的观众致意。

"好厉害……"我有点不敢相信。


"劳伦特家的剑术一直这么厉害。"拉克丝微笑道,"现在还不是重头戏,一会有更好看的。"
"是吗?"我到有些期待。

"伊泽瑞尔。"左手边的那个女子突然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有些不解,在我的印象中没有这个女人的身影。
"很正常。"女人笑了笑,端起茶喝了一口。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劳伦特先生为我们表演剑术!"
观众席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咯……"女人喃喃自语道,一口喝尽了杯中茶。
我感到这个女人身上,有股不亚于丽桑卓的魔法气息。

但是我还是收心看着这场表演。
说实话,劳伦特的剑术造诣,还没有他的女儿好,我实在看不出这场比赛有什么欣赏性,但是周围的观众看的津津有味。


"伊泽瑞尔,你为什么会相信那个丽桑卓呢。"女人突然抬眼看我。
"你怎么知道……"我感到惊讶,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帮她找到躯体,你迟早会死。"女人叹气,"别看她现在人畜无害。"
"但是她说她能救……"
"还真信啊。"
癫痫病人发病前有什么征兆?arial, 宋体;font-size:14px;" />"我为什么相信你?"
"来打个赌,我从来不希望有人否定我的能力。"女人看了看台上的劳伦特,"他一会会被抓走。"
"什么?"


"我猜错了,你可以不信我,我猜对了,请你今天午夜在德玛西亚护城河找我,一个人来。"
"这么有自信?"我有点不理解这个女人了。

"劳伦特先生。"一个貌似总管的人出现了。
"信叔叔?他怎么来了?"拉克丝看向大门口。


整个场面都安静了,因为他们看见了总管身后的卫兵。
"对于您作弊一事……"总管还没说完,菲奥娜就跑了上来。
"作弊?我的父亲怎么会作弊?"菲奥娜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父亲,"父亲,告诉他们你没有啊!"
"关于毒酒一事……"
"别说了。"劳伦特摆手。


"父……"菲奥娜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父亲就已经被带走了。
"怎么会这样……"菲奥娜流下了泪,儿时的偶像,在这一瞬间破裂。

"怎么,我赢了吧,要遵守诺言哦。"
"请问你是?"
"伊莉莎,一名伟大的预言家。"


"伊泽哥哥,怎么了?"拉克丝担忧的看着我。
"你认识左边这个人吗?"我小声说道。
拉克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伊泽哥哥,你的左边……没有人啊……"

我转过头一看。
我的左边,是一堵冰冷的墙。


虽然很不可置信,但是世界上不可置信的事情多了去了。于是我决定今天半夜还是去看一看。
拉克丝邀请我们留宿,但是我谢绝了她的好意。【谁知道她哥哥要对我做什么】
丽桑卓对我办事的效率很不满,明明按照计划明天我们就可以到艾欧尼亚的,但是现在我们离海港还很远所以又只能在旅馆留宿了。
看着天天减肥的钱包,我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夜半。


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天空之上。
我穿着黑色的夜行服穿梭在巷道之间,生怕丽桑卓强大的魔法感知发现我。
后来我才发现我想多了,现在丽桑卓的功力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最多感知自身半径50米以内的动静。
连个侦察机都不如……

来到护城河的森林。


四周只有蝉鸣。
现在正好进入六月份,空气中微微有些燥热。
一袭白袍映入我的眼里。
“伊莉莎?”

那个女人竟然在这里支起了一个凉亭,她坐在庭中,正沏着茶。
桌子上摆放着两个精致的小瓷杯,原来她已经准备好了。
“进来吧,伊泽瑞尔。”伊莉莎冲我笑了笑。
“哦。”


“请。”伊莉莎端起茶杯,见我有些警惕,便解释道,“放心,没毒,不会整你。”
“我只是没有喝过这玩意,德玛西亚和皮尔特沃夫的人都不喝这个,在艾欧尼亚挺流行。”我研究着小瓷杯,闻起来茶水是挺清香的,饮用一口……我靠!好苦!
“喝不惯就不喝不喝吧。”伊莉莎看见我的表情有些难受,便把瓷杯收了回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
“聊聊人生。”
“哈?”


你半夜叫我来就是来聊聊人生的?
“别急。”伊莉莎饮下一小口茶水,“我指的是,聊聊你的人生。”

伊莉莎总是脸上挂着一丝飘忽不定的笑容。
她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是有信心的。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着她。
“阿狸这个女人,她会改变你的一生。”伊莉莎轻笑。
“你怎么知道我和阿狸的事?”
“这你就不用问了,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伊莉莎拿出了一个比较看上去比较古老的烟斗,用纱布轻轻擦拭着。

(未完待续)

------分隔线----------------------------